中国海东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 >

天价索赔,吉利阻击的不是威马,而是自己的未来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 小小编 发布时间:2019-09-25 11:51:24

  9月17日上午,浙江吉利控股有限公司、浙江吉利汽车研究院有限公司起诉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旗下三家子公司侵害商业机密一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正式开庭审理。这也是中国汽车行业诉讼金额最高的一笔诉讼,吉利主张的索赔金额高达21亿元。

  在当前这个时间点,身为自主汽车品牌老大的吉利,却对一家2015年才成立的创业公司痛下杀手。吉利坚决出手的背后,其实是对颠覆者的莫大恐惧。

  市场的颠覆

  到了2019年,即使是最顽固的汽车厂商都已经看清楚了:新能源车正在颠覆传统燃油车市场。

  《世界能源展望2018》指出,轿车石油消费将在2020年代中期达到峰值。而到了2040年,预计近半数轿车都会被替换成电动车。

  就连一直对电动车持保留态度的全球第二大汽车厂商丰田,也在今年突然转向,推出了颇为激进的电气化战略:从2020年起陆续推出10款纯电动车型,2025年纯电动汽车销量达到100万辆,提前5年完成销售550万辆电动汽车的目标……

  而在中国市场,颠覆的速度甚至还要更快一些。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8月,汽车销量完成1610.4万辆,同比下降了11%,而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则同比增长了32%,其中纯电动汽车的销量更是增长了41%。

  在中国的新能源汽车玩家中,发展较好的既有像北汽、比亚迪(49.010, -0.86, -1.72%)、宝马这些老牌汽车品牌,也有威马、小鹏、蔚来等新造车势力。

  其中,中国本土品牌老大吉利的表现只能说是差强人意。2015年11月,吉利宣布开始实施“蓝色吉利行动”,计划到2020年之前新能源车销量占比达到90%。而到了2018年,吉利的新能源车占比仍然只有4.5%。

  主要原因还是吉利在新能源车的生产和研发方面都没有真正发力,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布局也相对迟缓。直到2017年4月,吉利才与LG化学签约,开始涉足动力电池生产;2018年12月,吉利与宁德时代(72.880, 0.15, 0.21%)成立合资公司,从事电芯、电池模组及电池包的研发、制造及销售。

  在比亚迪、北汽等本土品牌看清楚未来趋势,埋头发力新能源车的档口,在威马、小鹏、蔚来从头起步、快速迭代新能源技术的同时,吉利却沉溺于SUV燃油车的短期机会,而忘了长期的趋势。如今,当国际巨头开始全力反攻的时候,吉利的形势也就不那么乐观了:今年上半年,吉利汽车销量65万辆、同比减少15%,净利润更是同比减少了40%。此外,吉利还将今年的销售目标从151万辆下调到136万辆,较2018年减少了9.3%。

  此时的威马汽车却进展神速。2015年品牌成立;2016年9月发布2个整车平台8款产品的“128战略”,11月工厂奠基;2017年12月首款车型威马EX5揭幕;2018年3月威马EX5首批量产试装车下线,9月首款量产车EX5正式交付;2019年1-8月,累计上险量11312台,领跑所有造车新势力,威马EX5也成为今年造车新势力中率先破万的车型……

  不甘心被未来市场所颠覆的吉利,于是选择了天价诉讼,以期延缓造车新势力的成长速度。

  商业模式的颠覆

  其实,更让吉利恐惧的,则是以威马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并没有走寻常路,而是选择了完全不同的、颠覆式的商业模式。

  如果倒回20多年前,吉利自己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颠覆者,李书福也曾经放出“汽车有啥了不起,不就是四个轮子、两部沙发加一个铁壳”的豪言。经过了这些年的发展,吉利也实现了对国产汽车品牌和部分外资品牌的赶超,只不过用的仍然是传统模式:通过收购沃尔沃掌握了燃油车的核心技术,通过收购宝腾汽车获得了东南亚市场,通过将生产线向中国转移取得了更好的成本结构……也正是由于吉利走的仍然是与其他汽车品牌同样的道路,当吉利成为国产汽车第一品牌之后,往后的赶超之路已经越来越艰难。

  而威马汽车这些造车新势力并没有重复吉利的老路。从成立公司的第一天起,威马汽车就确定了“三步走”的战略:第一步,做智能电动汽车的普及者;第二步,成为数据驱动的智能硬件公司;第三步,成长为智慧出行新生态的服务商。

  在2019年年初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CES(消费电子展)上,威马汽车与百度Apollo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9年4月威马汽车正式发布由Living Motion三电动能系统、Living Pilot智行辅助系统、Living Engine全车交互智能引擎构建的核心技术矩阵,并携智行2.0版威马EX5、威马EX5 Pro、威马EX6 Limited、威马全新概念车EVOLVE CONCEPT组成的强大产品矩阵亮相。

  例如,进化后的Living Engine2.0已经能够按照毫秒级频率、不间断采集覆盖全车22个控制器的671种信号的车辆运行数据。基于完善的Living ID体系,威马与百度、腾讯、小米等生态合作伙伴实现了账号和服务体系的打通,跨平台整合了信息娱乐、车辆服务、衣食住行等主流应用的海量数据(18.360, 0.03, 0.16%)。

  基于丰富的用户使用数据,Living Engine2.0的虚拟形象小威将具备3种以上性格,可根据用户喜好,使用不同的声音、不同的语气甚至不同的风格与用户进行个性化交流,并可以天为单位实现语义理解力的飞速成长,做到“今天听不懂的,明天就知道”。

  在过去的一年,威马汽车还兑现了3个月一次的OTA(空中下载)升级承诺,今年还将驱动车辆逐步实现涵盖VCU(整车控制器)、BMS(电池管理系统)、BCM(车身控制器)、EPB(电子驻车系统)等在内的整车OTA,成为国内OTA升级模块最多,升级范围最广的智能硬件公司。

  今年1月,威马汽车旗下智慧出行品牌即客行(GETnGO)还与海南交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联合打造旅游共享出行子品牌“即客行•海南椰行”,立足海南本地旅游用车需求,为自驾出行用户带来绿色环保、智能高效、高品质的服务。

  创新的商业模式,使得威马不仅仅只是家汽车制造企业,其业务还覆盖了公共充电、旅游租车、城市共享用车等多个领域,打造了完整的出行生态圈,而这是吉利这样的传统汽车企业所不具备的。

  也正是由于以威马为代表的颠覆者顺应了时代的发展潮流,他们已经吸引了众多顶级业界人士的加盟,自然也进一步加剧了传统造车势力的危机。为了不被颠覆,为了不再有大规模的人才流失,吉利也不得不出手。

  与其诉讼,不如顺势而为

  那么,感受到颠覆威胁的吉利,能否通过天价诉讼,延缓威马等造车新势力的发展呢?老冀认为,这个希望非常渺茫。

  先说诉讼本身。近年来,中国知识产权诉讼数量不断增加,逐渐从传统互联网、科技行业转到包括智能汽车在内的互联网相关行业。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公布数据显示,仅2017年人民法院共新收各类知识产权一审、二审、再审案件237242件,审结225678件(含旧存),比2016年分别上升33.50%和31.43%。

  不过,大多以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提起的诉讼案件均以“雷声大雨点小”的结局收场。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3-2017年间,在法院审判的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件中,原告败诉率高达63.19%,原告部分胜诉的案件占27.54%,全部胜诉仅占9.27%。

  耐人寻味的是,吉利对威马发起的这次诉讼,其实早在去年就已经在上海市中院经过了两次审理,但是并没有向外界公开庭审细节和审理结果。如今吉利又向上海市高院提诉,很有可能是上海市中院的审理结果并没有达到吉利的期望。

  9月17日上午,浙江吉利控股有限公司、浙江吉利汽车研究院有限公司起诉威马汽车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旗下三家子公司侵害商业机密一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正式开庭审理。这也是中国汽车行业诉讼金额最高的一笔诉讼,吉利主张的索赔金额高达21亿元。

  在当前这个时间点,身为自主汽车品牌老大的吉利,却对一家2015年才成立的创业公司痛下杀手。吉利坚决出手的背后,其实是对颠覆者的莫大恐惧。

  市场的颠覆

  到了2019年,即使是最顽固的汽车厂商都已经看清楚了:新能源车正在颠覆传统燃油车市场。

  《世界能源展望2018》指出,轿车石油消费将在2020年代中期达到峰值。而到了2040年,预计近半数轿车都会被替换成电动车。

  就连一直对电动车持保留态度的全球第二大汽车厂商丰田,也在今年突然转向,推出了颇为激进的电气化战略:从2020年起陆续推出10款纯电动车型,2025年纯电动汽车销量达到100万辆,提前5年完成销售550万辆电动汽车的目标……

  而在中国市场,颠覆的速度甚至还要更快一些。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8月,汽车销量完成1610.4万辆,同比下降了11%,而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则同比增长了32%,其中纯电动汽车的销量更是增长了41%。

  在中国的新能源汽车玩家中,发展较好的既有像北汽、比亚迪(49.010, -0.86, -1.72%)、宝马这些老牌汽车品牌,也有威马、小鹏、蔚来等新造车势力。

  其中,中国本土品牌老大吉利的表现只能说是差强人意。2015年11月,吉利宣布开始实施“蓝色吉利行动”,计划到2020年之前新能源车销量占比达到90%。而到了2018年,吉利的新能源车占比仍然只有4.5%。

  主要原因还是吉利在新能源车的生产和研发方面都没有真正发力,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布局也相对迟缓。直到2017年4月,吉利才与LG化学签约,开始涉足动力电池生产;2018年12月,吉利与宁德时代(72.880, 0.15, 0.21%)成立合资公司,从事电芯、电池模组及电池包的研发、制造及销售。

  在比亚迪、北汽等本土品牌看清楚未来趋势,埋头发力新能源车的档口,在威马、小鹏、蔚来从头起步、快速迭代新能源技术的同时,吉利却沉溺于SUV燃油车的短期机会,而忘了长期的趋势。如今,当国际巨头开始全力反攻的时候,吉利的形势也就不那么乐观了:今年上半年,吉利汽车销量65万辆、同比减少15%,净利润更是同比减少了40%。此外,吉利还将今年的销售目标从151万辆下调到136万辆,较2018年减少了9.3%。

  此时的威马汽车却进展神速。2015年品牌成立;2016年9月发布2个整车平台8款产品的“128战略”,11月工厂奠基;2017年12月首款车型威马EX5揭幕;2018年3月威马EX5首批量产试装车下线,9月首款量产车EX5正式交付;2019年1-8月,累计上险量11312台,领跑所有造车新势力,威马EX5也成为今年造车新势力中率先破万的车型……

  不甘心被未来市场所颠覆的吉利,于是选择了天价诉讼,以期延缓造车新势力的成长速度。

  商业模式的颠覆

  其实,更让吉利恐惧的,则是以威马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并没有走寻常路,而是选择了完全不同的、颠覆式的商业模式。

  如果倒回20多年前,吉利自己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颠覆者,李书福也曾经放出“汽车有啥了不起,不就是四个轮子、两部沙发加一个铁壳”的豪言。经过了这些年的发展,吉利也实现了对国产汽车品牌和部分外资品牌的赶超,只不过用的仍然是传统模式:通过收购沃尔沃掌握了燃油车的核心技术,通过收购宝腾汽车获得了东南亚市场,通过将生产线向中国转移取得了更好的成本结构……也正是由于吉利走的仍然是与其他汽车品牌同样的道路,当吉利成为国产汽车第一品牌之后,往后的赶超之路已经越来越艰难。

  而威马汽车这些造车新势力并没有重复吉利的老路。从成立公司的第一天起,威马汽车就确定了“三步走”的战略:第一步,做智能电动汽车的普及者;第二步,成为数据驱动的智能硬件公司;第三步,成长为智慧出行新生态的服务商。

  在2019年年初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CES(消费电子展)上,威马汽车与百度Apollo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9年4月威马汽车正式发布由Living Motion三电动能系统、Living Pilot智行辅助系统、Living Engine全车交互智能引擎构建的核心技术矩阵,并携智行2.0版威马EX5、威马EX5 Pro、威马EX6 Limited、威马全新概念车EVOLVE CONCEPT组成的强大产品矩阵亮相。

  例如,进化后的Living Engine2.0已经能够按照毫秒级频率、不间断采集覆盖全车22个控制器的671种信号的车辆运行数据。基于完善的Living ID体系,威马与百度、腾讯、小米等生态合作伙伴实现了账号和服务体系的打通,跨平台整合了信息娱乐、车辆服务、衣食住行等主流应用的海量数据(18.360, 0.03, 0.16%)。

  基于丰富的用户使用数据,Living Engine2.0的虚拟形象小威将具备3种以上性格,可根据用户喜好,使用不同的声音、不同的语气甚至不同的风格与用户进行个性化交流,并可以天为单位实现语义理解力的飞速成长,做到“今天听不懂的,明天就知道”。

  在过去的一年,威马汽车还兑现了3个月一次的OTA(空中下载)升级承诺,今年还将驱动车辆逐步实现涵盖VCU(整车控制器)、BMS(电池管理系统)、BCM(车身控制器)、EPB(电子驻车系统)等在内的整车OTA,成为国内OTA升级模块最多,升级范围最广的智能硬件公司。

  今年1月,威马汽车旗下智慧出行品牌即客行(GETnGO)还与海南交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联合打造旅游共享出行子品牌“即客行•海南椰行”,立足海南本地旅游用车需求,为自驾出行用户带来绿色环保、智能高效、高品质的服务。

  创新的商业模式,使得威马不仅仅只是家汽车制造企业,其业务还覆盖了公共充电、旅游租车、城市共享用车等多个领域,打造了完整的出行生态圈,而这是吉利这样的传统汽车企业所不具备的。

  也正是由于以威马为代表的颠覆者顺应了时代的发展潮流,他们已经吸引了众多顶级业界人士的加盟,自然也进一步加剧了传统造车势力的危机。为了不被颠覆,为了不再有大规模的人才流失,吉利也不得不出手。

  与其诉讼,不如顺势而为

  那么,感受到颠覆威胁的吉利,能否通过天价诉讼,延缓威马等造车新势力的发展呢?老冀认为,这个希望非常渺茫。

  先说诉讼本身。近年来,中国知识产权诉讼数量不断增加,逐渐从传统互联网、科技行业转到包括智能汽车在内的互联网相关行业。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公布数据显示,仅2017年人民法院共新收各类知识产权一审、二审、再审案件237242件,审结225678件(含旧存),比2016年分别上升33.50%和31.43%。

  不过,大多以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提起的诉讼案件均以“雷声大雨点小”的结局收场。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3-2017年间,在法院审判的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案件中,原告败诉率高达63.19%,原告部分胜诉的案件占27.54%,全部胜诉仅占9.27%。

  耐人寻味的是,吉利对威马发起的这次诉讼,其实早在去年就已经在上海市中院经过了两次审理,但是并没有向外界公开庭审细节和审理结果。如今吉利又向上海市高院提诉,很有可能是上海市中院的审理结果并没有达到吉利的期望。

    责任编辑:小小编
    

    企业

    商业

    热门

    
    首页 网站首页 -旅游 -财经 -体育 -娱乐 -图片 -滚动 -教育 -汽车 -科技 -金融 -互联网
    Copyright©2002-2018 中国海东网 粤ICP备18142452号-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80734

    返回顶部